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4
  • 来源:秋霞手机在线新版入口

  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。

  来到帝京,他悠悠哉哉的在这繁华的街道上闲晃,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潮,听着小贩的叫卖声,心情也跟着放松。

  突然,他不经意瞥见街坊上的一间食堂,进出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,里头更是高朋满座,甚至比一旁气派的酒楼生意更好,这让他不禁好奇。

  他走进店内,环顾厅里一圈,不一会儿小二过来招呼,「公子,一个人吗?」

  「嗯。」齐太风应道。

  「客倌这边请。」瞧这位客人虽穿着布衣,但气质不俗,肯定是哪户富贵人家的公子。怕怠慢了贵客,店小二立即请他到一旁刚清理干净的空桌,「客倌请坐。」

  听店小二介绍店里的招牌菜,他随意点了几道菜,就在等待的时刻,一名身材中等、脸蛋清丽的小姑娘朝他这桌走来。

  她客气有礼地说:「客倌,不好意思,您点的白鱼虾卷的白鱼已经没了,可以用其它鱼代替吗?」

  「妳是?」他看看她身上系着围裙,脸上还沾着面粉,直觉道:「厨娘?」

  「是的,不知客倌是否同意更换食材?」她的笑容很甜,嗓音清脆好听。

  她的嗓音莫名的有种抚慰人心的作用,就像股暖流流过齐太风受创的心,在他受创的伤口上轻轻滑过,让他的心不再感到疼痛。

  「怎么?白鱼没了,想要随便换条鱼敷衍了事是吗?」近距离下,他仔细瞧着她细致的面容。

  「不,我绝不会随便应付,一定让您满意。」小姑娘赶紧解释。

  见她紧张的样子,他一时起了玩兴,说道:「要我相信妳,就让我亲一下。」勾起邪魅的嘴角。

  小姑娘吃了一惊,连忙退了步,蓦然收起笑脸,「公子,请您别开玩笑。」

  「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」突地,他猿臂一展,把她拉近身,强行按坐在他大腿上,压根不在乎其它客人惊讶的眼神,戏谑地说:「就亲一个,嗯?」

  小姑娘猛力挣脱他的箝制,迅速跳下他的大腿,瞪大眸子说:「太过分了!看在你是客人的分上,我不跟你计较,如果不用膳的话,就请你出去。」她的脸蛋气得红通通的。

  「哇……好凶的姑娘呀!」望着她板起的脸孔,他不禁觉得好笑,如果她知道他的身分之后,会不会像蜂儿沾了蜜似的,不顾一切的朝他黏过来?

  「客倌,我现在是正经跟你说话,如果你再不收敛的话,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我不收敛的话妳要怎么样?赶我出去?」他摇摇纸扇,笑得无赖

猜你喜欢

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

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。来到帝京,他悠悠哉哉的在这繁华的街道上闲晃,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潮,听着小贩的叫卖声,心情也跟着放松。突然,他不经意瞥见街坊上的一间食

2020-03-05

走出大门,一见林嘉南站在车边,气愤的走向他,“我真恨不得揍你一拳!”

走出大门,一见林嘉南站在车边,气愤的走向他,“我真恨不得揍你一拳!”“揍吧!因为我骗了你。”林嘉南闭上眼。“你骗了我什么?说清楚,这样我才知道要用多大的力气。”韩之郡双手抱胸,

2020-03-05

半个小时之后,韩之郡走近她,“还忙吗?好了就走。

半个小时之后,韩之郡走近她,“还忙吗?好了就走。”“还有一点事要交代。”她随口回答。“你好像变得很安静?”再也按捺不住心事,她终于忍不住问他一句,“你一向来者不拒吗?”刚刚那一

2020-03-05

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

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,「四年不见我是不是变得更美了?」「够了你!」姜昱霖受不了的瞪着她。「别这么不耐烦,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来,今天就对我好一点行

2020-03-05

从你还是男孩子打扮起就一直诱惑我,让我以为自己有问题

从你还是男孩子打扮起就一直诱惑我,让我以为自己有问题。」他勾起嘴角,自嘲地说。「大哥!」亚亚瞠大眸,愕然地问:「你……那你之前之所以不想看见我、不常回家是因为这个原因了?」「你

2020-03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