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  • 来源:秋霞手机在线新版入口

  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,「四年不见我是不是变得更美了?」「够了你!」姜昱霖受不了的瞪着她。

  「别这么不耐烦,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来,今天就对我好一点行吗?」她看着车窗外,显得心事重重的「有什么事?」天,看她那样的脸色,不想关心她都难呢!

  「没事。」她摇摇头,开始对他说着与家人见面的心情与心中的兴奋,不让他看出她的烦恼。

  大哥,不那么恨我了吧?希望下次再碰面时,你会对我绽放我最怀念的笑容。

  王礼仁与一群人从会议室出来,然后走进办公室。

  他才刚坐下,就听见秘书说:「总裁,外面有位小姐要见您,因为没事先预约,您又在开会,所以我请她回去,可她坚持要等您出来。」「小姐!谁?」王礼仁眉头一扬。

  「她说她姓杨,其他的什么都没说。」秘书看看他,「那我去告诉她,说您不见她。」「算了,让她进来吧!」王礼仁倒想看看究竟是谁。

  「是。」秘书离开不久,亚亚走了进来。

  她笑着朝王礼仁点点头,「您好王总裁,我是杨合庆的女儿杨亚亚。」「杨合庆哦,是他,怎么他不来找我,反而是他女儿呢?」杨合庆看她颇有姿色,嘴角都上扬了。

  「听说我爸欠了您一笔钱,数目不小,我来是想和您商量,希望能暂缓还款,或让我们分期偿还?」她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。

  「小姐,你真爱说笑,我为什么要答应你?」他眯起双眸,眼珠子直盯着亚亚的脸。

  「我知道我的要求很唐突,但我是真心诚意的来请求您。」亚亚歉然又道:「看您需要什么样的条件,还是要怎么算利息,都可以说说看?」「哈」闻言,他赫然大笑,跟着摇摇头,「小女孩,你真是太天真了,怎么会认为说两句话我就会答应,总要有代价吧?」「您要什么代价?我来就是跟您谈这个。」她弯起嘴角,拉出一丝笑痕。

  「真的,什么代价都行吗?」「当然要看是什么事了。」亚亚也不是笨蛋,早从生父那里听说他是个大色鬼。

  他不安好心地想了想说:「不如这样吧!找天我们去酒店喝两杯,再好好的谈谈。」杨合庆这老家伙欠了他一笔钱始终不还,利息加本金积欠了不少,前阵子向杨合庆催讨债务时,他一时说溜嘴,告诉他他女儿与姜氏的姜昱霖之间的关系,要他不必担心他会赖帐。

  这些年姜氏东山再起,且比以前更为壮大,在生意上是他的一大劲敌!

  如果姜昱霖得知自己的女人和他在酒店内喝酒,肯定会气得七窍生烟吧?

  哈……「为什么要去酒店?」亚亚皱着眉问。

猜你喜欢

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

回到自己的寝宫,他褪下宫袍,换上布衣便出宫去。来到帝京,他悠悠哉哉的在这繁华的街道上闲晃,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潮,听着小贩的叫卖声,心情也跟着放松。突然,他不经意瞥见街坊上的一间食

2020-03-05

走出大门,一见林嘉南站在车边,气愤的走向他,“我真恨不得揍你一拳!”

走出大门,一见林嘉南站在车边,气愤的走向他,“我真恨不得揍你一拳!”“揍吧!因为我骗了你。”林嘉南闭上眼。“你骗了我什么?说清楚,这样我才知道要用多大的力气。”韩之郡双手抱胸,

2020-03-05

半个小时之后,韩之郡走近她,“还忙吗?好了就走。

半个小时之后,韩之郡走近她,“还忙吗?好了就走。”“还有一点事要交代。”她随口回答。“你好像变得很安静?”再也按捺不住心事,她终于忍不住问他一句,“你一向来者不拒吗?”刚刚那一

2020-03-05

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

女大十八变这句话,你忘了吗?」她托着腮笑望着他,「四年不见我是不是变得更美了?」「够了你!」姜昱霖受不了的瞪着她。「别这么不耐烦,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来,今天就对我好一点行

2020-03-05

从你还是男孩子打扮起就一直诱惑我,让我以为自己有问题

从你还是男孩子打扮起就一直诱惑我,让我以为自己有问题。」他勾起嘴角,自嘲地说。「大哥!」亚亚瞠大眸,愕然地问:「你……那你之前之所以不想看见我、不常回家是因为这个原因了?」「你

2020-03-05